郑州富士康背后的两难抉择

富士康的情况比许多人想的要复杂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谴责谁的问题。

首先,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超级工厂”
2019年郑州进出口总额4130亿,富士康占81%,富士康占河南省总进出口额65%。
其产区员工数有35W,巅峰期甚至能达到50万
他是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,决定着全世界50%的iPhone手机产能。
同时,郑州富士康还涉及数百家上下游企业,影响着整个郑州的电子信息产业集群

——这是一个有几十万人就业,承载巨大产能的超级工厂。

第二,富士康的组织度较高
作为现代工厂,富士康在郑州的几个厂区不单有工厂,还有配套的宿舍、餐厅、美食城、商业街、足球场、篮球场、银行、网吧乃至理发店。配套设施完善,并且都是员工不存在信息传达不到的问题。一般社区封控,物业和业主会纠结,业主之间也会纠结,富士康全是一个工厂的员工,并且是高管理度的流水线工厂,理论上的执行力和组织力是足够强的。
有一个最直观的案例,当年苹果的报道
“临近午夜,新显示屏运到了工厂,一个工头立即从工厂宿舍里叫醒了8000名工人,并给每个人发放一袋饼干和一杯茶水。所有人在半小时内走上工位”

关停成本极高,自身组织力又强
因此,在面对这波疫情时,郑州富士康没有选择关停,而是想靠组织度硬扛。
某种意义上,可以理解,在今年几次开放共存的呼声中,郑州富士康属于最有可行性的一个案例。

他们的具体操作是,
首先,厂区闭环管理,保证没有外来病例进入,也保证自己病例不外溢。
其次,厂区内阳性和密接的进行隔离,正常的继续上班
同时,厂区对隔离人员提供伙食,等待其正常后返回上班

应该说,这个思路还是清晰的,既维持了生产,又保证了隔离人员,还遏制了疫情蔓延。
相比许多一拍脑袋开放的方案,这个思路已经算是比较成熟了。

但问题在于,所有的计划,想的再好,也要面临现实的考验。

一开始人少的时候隔离少数病例没有问题,但数量一多,志愿者和医务人员跟不上了,怎么办?医疗资源不是无限的,超过这个负荷怎么办。
可以看见富士康的挣扎过程,一开始是阳性和密接都隔离,后来医疗资源跟不上了,只隔离阳性,密接则自己在宿舍隔离,最后是单筛没问题就正常上班。

其次,志愿者和医疗在没有外界支援下是完全不够的
许多人的设想是,阳性多了那我多找医生就行。
但这有一个前提,全国医生一起来支援你这个城市。
现实情况是,阳性多了密接多了,正常的志愿者和医疗资源反而是减少的。因为志愿者总共有这么点人,感染一个少一个。没有外部支援的情况下,顶不住多久的。

最后,就是人不是机器
很多人经常说开放没问题共存没问题
那是因为你在网上,敲键盘不用成本

现实是,
你是一个拿着5000月薪的打工人,然后今天,老板让你顶着宿舍其他人阳性的情况下,继续去出现案例的车间上班。
请问你的选择是?

当然,你可以掏出一万个理由,比如这只是小感冒没有后遗症年轻人不会死亡国外都没事等等等等
但到了现实中,这个问题非常简单
你愿不愿意为五千工资去冒这个险
无数提着行李箱的打工人已经告诉你答案了

所以很多时候,同一个问题的不同答案不是来自观点,而是源于立场
你是拿着五万月薪的写字楼白领,你觉得开放问题不大,因为此时你的收益高于风险,你愿意冒险

但对于拿着三四千薪水住着8人宿舍的工厂蓝领来说,就这点钱你让我冒这个险,我肯定跑路。对于工人来说这事其实非常简单,身体才是自己最大的本钱,钱可以今天少赚明天再赚,但身体没了就彻底没了。

所以我说富士康的情况比许多人想的要复杂,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谴责谁的问题

如果你是清零思路,我觉得没必要多指责,如果规模的工厂又有高组织度,确实是两难抉择。

如果你是开放思路,我觉得就更不该指责了,好不容易有一个不关停尝试共存硬扛的,你这么一骂,以后更没人敢尝试共存了。

希望这个问题可以尽快得到解决。

推荐文章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